吴均《与朱元思书》

作者:访客 2021-04-05 浏览:3
导读: 原文: 风烟俱净,天山共色。从流飘荡,任意东西。自富阳至桐庐,一百许里,奇山异水,天下独绝。 水皆缥碧,千丈见底。游鱼细石,直视无碍。急湍甚箭,猛浪若奔。 夹岸高山,皆生寒树,负势竞上,互相轩邈;争高直...


全文:

风烟俱净,天山共色 。从流飘扬 ,随意物品。自富阳市至桐庐县,一百许里,奇山异水 ,天地独绝。

水皆缥碧,千尺见底 。鱼儿细石,注视随顺。急湍甚箭 ,猛浪若奔。

夹岸大山,皆生寒树,负势竞上 ,互相轩邈;争高直取 ,千百成峰 。泉水激石,泠泠作响;好鸟相鸣,嗷嗷成韵。蝉则千转不穷 ,猿则百叫无绝。鸢飞戾天者,望峰息心;经纶世务者,窥欲忘反 。横柯上蔽 ,在昼犹昏;疏条交映,有时候见日 。

译文翻译:

(那室内空间的)浓烟都消退净尽,天上和群山展现出同样的色调。(我伴着船)伴随着江流飘流泛起 ,任由船儿物品飘泊。从富阳县到桐庐县(距离)一百里上下,奇山异水,是天地独一无二的 。

水流清乳白色 ,(清亮得)千尺深也可以看到水下。鱼儿和细石能够 见到一清二楚,没什么阻碍。(那湘源的)激流比箭还快,奔涌的波浪纹猛似奔马 。

海峡两岸的大山 ,都长出绿意盎然的花草树木 ,让人看过有寒性之意,(大山)凭借(峻峭的)局势,全力直往上耸 ,好像相互之间比赛向高空和远方发展趋势;(他们)都是在争高,挺直地偏向(天上),产生了成千成百的高山。山泉水冲激着石块 ,传出冷冰冰清响;好小鸟相向而行和鸣,唱出和睦而悦耳的响声。(树枝的)蝉儿一声接一声不断叫,(山间的)猿类也一声一声不了地啼 。这些满怀对名与利的期盼竭力高攀不起的人 ,见到这种雄伟的高山,便会平复热衷高官厚禄的心;这些申请办理政务服务的人,见到(这种优美的)峡谷 ,也会回味无穷。横斜的树技在上面遮蔽着,即便在大白天,也象傍晚时那般昏暗 ,稀少的枝干交相隐映 ,有时候能够 看到太阳。

鉴赏


【《与朱元思书》鉴赏(丁江河)】

梁陈之时的吴均以景物描写小品文在那时候文学界上独树一帜 。《梁书》本传说故事他:“健身培训清拔有古气,好事者或效之,此谓吴均体。”《与朱元思书》便是其代表作品。

本文是创作者写給朋友的信 ,但是却提升了一般书信的格式,非一般 事务管理的描述,亦无客套话的絮语 ,只是奇山异水的勾勒 。“风烟俱净,天山共色,从流飘扬 ,随意物品 。 ”开场别出心裁,新辟奇境,节奏感轻快 ,如陡板走丸,精彩纷呈夺人。创作者行船于皓皓江水以上,领略着沿路悦目赏心的华丽风景。“风烟俱净” ,写其天空之高爽清亮 。创作者从大处着眼 ,为下面的工笔画勾画,刻画出一幅情况。另外,它又变成“天山共色”的衬托。“天山共色 ” ,峻山耸入九天,高挺秀劲 。仰望之时,峨嵋相接 ,晴空万里,共呈一色。此乃“奇”山之暗喻。“从流飘扬,随意物品” 。一叶扁舟于水流以上 ,迫不得已人云亦云。这几句写水之当然奔涌,舟之随意物品,已暗示着此水之“异 ” ,并暗喻了创作者从而而造成的洒脱之情。

“自富阳市至桐庐县,一百许里,奇山异水 ,天地独绝 。”创作者承上文吹拂的文势一宕 ,要言不繁,交待出地址、间距,及其其特性──“奇山异水 ,天地独绝”。到此,文章内容虽是简笔淡墨,殊不知 ,青山绿水之外貌已基本展现出来。随后,创作者将文采一挥,兴起描绘之文本 。

“异水 ”──“水皆缥碧 ,千尺见底;鱼儿细石,注视随顺 。急湍甚箭,猛浪若奔。 ”创作者在这里分双层写。一是用浮夸的技巧写其秀丽 。微波粼粼 ,清澈全透明;鱼类穿行,争和人乐,哄女孩游兴;细石垒垒 ,怪形异样 ,以奇让人。鱼之动,促使青山绿水别饶意趣;石之静,衬得鱼之娓娓而谈讨人喜欢。二者交相辉映 ,真实欲现,给人一种清美秀美之感 。一是用形容的技巧写其壮丽。山高岭连,当然水之起伏巨大 ,成滔滔汩汩之势。水波荡漾,水的声音轰隆,置身此山此水 ,怎不胸怀壮美,情感慷概!

“奇山”──“夹岸大山,皆生寒树 。负势竞上 ,互相轩邈。争高直取,千百成峰。”这儿沒有铺写重岩叠嶂,奇壁陡削之状 ,而其仙逆蔽日 ,横云割雾之形仍然由此可见 。究实际上,是创作者恰当地根据一个“寒 ”字反映出去的:“寒树”缘无太阳溫暖而成,无太阳是由于山之高。“负势竞上 ,互相轩邈”。寒树不惧天宽气寒,坚强不屈地生长发育,互比高矮 ,给山提升了无限生机 。“争高直取,千百成峰 ” 。寒树直取天穹,摇缀波动 ,蜿蜒曲折绵延,宛如高山。创作者在这里根据树的特点:适寒 、竞长、多种多样的描绘,突显了树之奇 ,也就表明了山之奇。真可以说步履维艰,别具一格 。

“泉水激石,泠泠作响。”游玩在水流以上 ,眼见沙岩相激 ,溅起一朵朵海浪,了解泠泠泉声,谐婉悦耳。这几句是文章内容之核心区 ,由绘形写貌,衔接到摹声音频 。创作者步歩写来,逐层墨染 ,人生境界递现。界面变换,妙造当然。“好鸟相鸣,嗷嗷成韵 。蝉则千转不穷 ,猿则百叫绵绵不绝。”由奇山异水,引出来鸟禽的奇声异响。鸟之鸣,委婉流丽 ,晶莹剔透润畅,颇具音韵之美,悦耳动听 。蝉、猿之声 ,在空谷传响 ,缭绕不绝,从侧边突显了山之拔地参天,绵绵不绝。

有奇山异水 ,有奇声异响,必有些人之奇形异迹。名正言顺,衔接当然;墨笔井然有序 ,一环扣一环 。“飞戾天者,望峰息心;经纶世务者,窥谷忘反 。 ”具备一飞冲天壮志的人 ,看到那样的高峰期,还要迷恋山色而未作抱有幻想;为凡俗的事所盘绕的人,望到那样的峡谷还要留连忘返 ,宁可遁迹山林,未作等闲之辈。假如说文章内容前边是正脸落墨,那麼这儿便是侧边着笔 ,根据烘托的技巧 ,加强了青山绿水诱惑的能量。

文章内容到此好像能够 完毕,殊不知创作者又写成那样四句:“横柯上蔽,在昼犹昏;疏条交映 ,有时候见日 。”阅读者细心咬合,方觉其妙。一是起了不断3D渲染的功效。写花草树木遮空,日夜不分 ,既呼应前边对寒树的描绘,又给青山绿水提升奇色异彩纷呈 。二是使构造更为认真细致极致。全篇宛如创作者释放的万里之线,这儿又取回手上 ,绾接文章开头四句,总揽经伟,幽然而止。


【《与朱元思书》在造型艺术上很有特点】

别具一格的设计构思 。文章内容沒有发生角色 ,但又字字离不了角色。它给阅读者设计方案的自然环境和氛围是:一只小船在富春江上随流而下,创作者于船里饱赏着满眼风景。岿然的石头,壮阔的水流 ,高挺的寒树 ,清厉的猿叫,给人一种秀拔劲峭之感;漾漾的清波,娓娓而谈的鱼儿 ,泠泠的泉声,嗷嗷的花香鸟语,很长时间的蝉鸣声 ,看起来清雅隽洁,让人读后如入山水诗歌 。

浑然一体的构造。这可分成三层面而言。

形声兼具 。本文一会儿青山绿水之形显出界面,一会儿鸟禽之声喧于卷幅 ,保证形声兼具,意舒情畅 。“急湍甚箭,猛浪若奔。”状波翻浪滚之形 ,闻震聋发聩之声:“好鸟相鸣,嗷嗷成韵。 ”摹花香鸟语火锅串串之声,宛见群鸟交媾之景 。文章内容就这样写形写声 ,形中闻此声 ,声中有形化,臻入形声融为一体的诗意。

实虚两色。假如说“飞戾天者,望峰息心 ,经纶世务者,窥谷忘反”是虚写,那麼前边则是实写 。实写一方面给人一种实际的体会 ,又为虚写出示了根据;虚写进一步突显实写。二者一同主要表现“奇山异水,天地独绝”。另外文章内容又实中有虚,虚中见实 。实际描绘时 ,给人宽阔的想象乾坤,使其具备诗意上简笔刻画的艺术美;侧边虚写中带有品牌形象,且从真实有效角度观察 ,又觉有理有据。

声响互见。“蝉则千转不穷,猿则百叫绵绵不绝 。 ”表层来看好像是写鸟禽响声,本质是以响声来衬托树林之静寂。它是以动写静 ,寓视于听的技巧。“横柯上蔽 ,在昼犹昏 。疏条交映,有时候见日 。 ”光源随枝干亲疏而明暗交界线,是由于人到船中 ,船随水行。它是以静写动,寓动于静的技巧。

骈散两色 。文章内容虽用骈体,但是散行句交叉在其中 ,独具一格一番参差错落的韵味。骈体文来源于汉朝词赋,到汉朝畸形发展,笔风上华丽浮靡。可是 ,《与朱元思书》既不艰深晦涩,又不华辞丽藻,在高度重视艺术美的另外 ,保证清爽隽逸,疏畅谐婉 。这在那时候四风问题泛滥成灾的文学界上,确是弥足珍贵的。

《与朱元思书》本文对中华民族名山大川的勾勒 ,给人一种美丽的享有 ,造型艺术上的功底,也是非常值得大家参考的。

(出自《历代名篇赏析集成》,中国文联图书出版社1988年版)

转载请注明出处:访客,如有疑问,请联系(ww0022@qq.com)。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motianyi.cn/zucidaquan/a34582.html

标签:

添加回复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