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题材作文议论文正文

高三乡音议论文600字

来源:宏宇作文网(www.motianyi.cn) 议论文 2022-10-08 18:33:48

乡音连起的是一方土。听到乡音的时候,首先想到的是村庄,是村庄的那一方土,那一方养育了猪马牛羊、花草树木、男女老少的热土。今天小编在这给大家整理了一些高三乡音议论文600字,我们一起来看看吧!

高三乡音议论文600字1

“走,到爸爸那儿去体验生活。”妈妈拽着我上了火车。

“啊!到大西北,这可是我珍贵的寒假时光啊,呜呼……”

在一个叫麻山的镇上,一住就是十天。在这段“非人”的日子里,除了黄沙扑面,还是扑面黄沙……天天干馍伴葱花吃得我口干舌燥,实在是受不了。

一天,我拉着妈妈到了街上,想找点好吃的解解馋。

突然,我惊喜地发现一家面馆,白布招牌上醒目地写着“温州鱼丸面”。居然有人在这偏僻的地方开温州面馆,这份惊奇如同哥伦布发现美洲新大陆一样令我欢喜不已。

馆子不大,但很整洁。

五十多岁的老板娘系着一条雪白的围腰端面上来,她的双手满是数不清的龟裂,又灰又干,似一张老太太褶皱的脸。

“啧啧,好吃兮好吃。”尝着鲜鲜的正宗鱼香味,我用家乡话说道。

“你们也是温州人?”她眼睛一亮,笑得像花儿一样:“啊,难得这么有缘……”

她说她来自文成山区,和丈夫在这里打拼有八年了。

“大家都是同乡,这次算我请客。”老板娘推开钱。妈妈坚持要给,她死活不要。

走出面馆,来到到大街上,北方的寒风卷着风沙打来,我却感到浑身上下热烘烘的,心中涌动着一股从未有过的舒服感。

在离开麻山镇的那天下午,我们去找她,想说几句感激的话。

“嗨!还以为你们走了。”她老远就打招呼:“进来坐,进来坐。”

老板娘问也没问,不管我吃与不吃,就端上来两碗热气腾腾的面,“趁热吃,吃完了回家过年喽!过几天,我也要回家啦!这次回家,要给家里盖新房。再干几年,就回家养老喽……”老板娘送了好长一段路,似有许多说不完的话。

“路上小心。”这是她最后的一句话。

走了好远,我回过头来,老板娘还站在那里没有动,“温州鱼丸面”的招牌在北风中向我们招手。回来的路上,她那勤劳的身影总在我脑海里浮现。

高三乡音议论文600字2

行走于如今的街市,不知怎么,有一种陌生的感觉。两旁的高楼大厦,眼前的车水马龙,耳畔的无尽嘈杂。都让我对这一座城市感到生疏,科技的飞速发展使我有一些跟不上节奏,以至于来不及去聆听,聆听那让我记忆犹新的乡音。闭上双眼,小时候听到的乡音,仿佛又在耳边回响。

在城东的小巷里,有着一个小吃摊,摊主是一个年过半百的老爷子,他的脸上总是洋溢着灿烂的笑容,老爷子总是将那份工作作为一种乐趣,他享受着,享受着这座老城给他带来的幸福。在他的小桌上,有着一个红色的收音机,收音机里播放着用原汁原味的泰州方言唱出的戏曲。那时候去小摊上点上一碗臭干,听着收音机里的戏曲,小憩一会儿,是再好不过的了。

那环绕的戏曲声,变成了燕子,变成了永恒的乡音。

儿时的老街,可谓是人头攒动,每逢节假日,就更不用提了,几乎全城的人都相聚在了一起,好不热闹。就如马可波罗所说的那样“这城不很大,但各种尘世的幸福极多。”

那众人的喧闹声,变成了交响曲,变成了永恒的乡音。

那时候的寒假中,总喜欢与爷爷一同前往澡堂泡上这么一回。里面的员工虽年纪大,但却格外的亲切。泰州的泡澡文化是多么悠久。在一天的劳作之后,去澡堂搓个背是多么惬意。

那拍背的“哒哒”声,变成了打击乐,变成了永恒的乡音。

如今这些乡音不知了去处,小吃摊的摊主因年迈回去养老了,老街也因时代的发展而变得商业化,澡堂也因拆迁的缘故搬了地方。

高速的发展只是改变了城市的外表,而这些乡音则会在我的这代人的记忆中交织成永恒的谱曲,响彻在泰州的灵魂之中。

高三乡音议论文600字3

乡音,何为乡音?我的父辈们,无论辗转多少地方,无论时代如何变迁,无论离开家乡多少年,到老都会操着一口带有自己故乡特色的,浓浓的口音,这就是乡音。

关于乡音的回忆,许是小时候奶奶从村头喊到村尾,哄我吃饭时的一句“囡囡!”。许是从前爷爷看我傻乎乎的样子,无奈中的一句“憨头憨脑!”又许是爸爸气急了的骂了一句“嘴巴老!”

从小学语文老师就说:“吴江吵架也是好听的。”或许是这样的。即使内心暴躁,从嘴巴里说出也没了棱角,只剩软糯的如桂花糕一般的吴侬软语。

绵绵细雨,粉墙黛瓦,小桥流水衬着老奶奶栀子花的叫卖声,再没有比这更让人感到舒服放松的了。

乡音是渗透在生活的角角落落了。从早上起床的叫唤声,到晚上吃饭的催促声。哪怕出了苏州,也能在某个地方,听见一声亲切的家乡话。让人仿佛安定了下来,不再感到孤独不安。

吴江话,没有上海话的精干尖锐,又不同为南方的四川话的热情。它仿佛清晨雾后挂在草尖上的露珠,仿佛春天踏青必带上的青团子,仿佛古镇小河中的娘哼着的小曲儿。

苔绿了青石板街道,在老街烟云中回眸,追溯着悠久遥远的历史。不像南京与杭州,都曾在历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,吴江只是平平淡淡地罢了。一壶茶,一把椅,一张桌,与知音笑谈一番,便是人间极乐。

很多人都担心方言会在多年后不复存在,特别是吴江话这种与普通话差距较大的。我也是。于是努力跟着爷爷等长辈,在心里复读他们用方言拉的家常,慢89慢地学习吴江话。希望多年后,我也能操着一口纯正流利的本地话与家人唠嗑。

我相信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学习方言,让它能够一直存在下去。

四时变幻,佳景娓娓道来,乡音随时光不化。

高三乡音议论文600字4

当太阳一缕缕地照进窗户,地上便折射出缕缕光影。千古夕阳,却又每日如此夺目耀眼,我背倚着墙,聆听旧时光。

天空很蔚蓝,阳光很大气,亦真亦幻。

记得去外婆家的路上是一片古建筑。虽没有江南水乡的粉墙黛瓦,迷蒙烟雨,却也是灰砖青墙,刻满了岁月的沧桑。每年回外婆家都会经过这里。我熟悉这里的一砖一瓦,外婆家的平房顶上种满了花花草草,每到春季,花朵便火焰般下落下来,溅了土地一片殷虹。

我的脚步很轻,生怕惊扰了在这里生活的人们。隔壁家的奶奶人很好,总喜欢搬把竹藤在门口晒太阳,她微眯着眼,带着似有似无的微笑,见我走来,缓缓地说:“又来你外婆家玩啦。”我微笑着点点头,继而向前走去,而内心总是暖暖的。

光和影在交错,时间从我的指缝里溜走,我伸手遮住太阳,看见一片明丽的蓝天。

过了几年,虽然外婆搬家了,不再走那条路了,但在拐弯处依然能看见奶奶坐在门前晒太阳,偶然的机会,我遇到了奶奶,她见了我,依然似有似无地笑着说:“你又来你外婆家玩啦!”我也依然是笑着点点头,时空凝聚,我仿佛又看见了几年前的自己,于是重新站在这条路上,眼前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那片古建筑已变成了咖啡馆,我站在这里显得好陌生。

“孩子,你想什么呢?”耳朵聆听到一缕轻音,这声音幽远而深邃,我抬起头,看见夕阳下奶奶的笑脸,熟悉而安详。

原来,奶奶还在,时光还在,尽管物已不是,而人却不非,那句话也成了我心中的乡音

高三乡音议论文600字5

长大后,无论飞多远,故乡总是与我们有千丝万缕的联系。我们总会觉得耳边响起故乡的声音。有婚丧嫁娶时的丝竹声,有亲切熟悉的家乡话,有家门前淙淙流淌的河水,有风吹过大树时发出的清脆声音……

厨房里仿佛还回荡着欢声笑语,门前的炉子冒着白烟。哦,今天我们家在蒸馒头呢。

做馒头,我可不大会,第一次糊一手的面团,奶奶在旁边说:“你怎么弄的,都说了,要多沾点面粉,你就是不听,现在糊的满手都是,怎么弄。”说完,帮我弄掉手上的面团,站在旁边的妈妈也一起来帮忙。我心中不解,刚刚面团明明不粘手了,馅都包进去了,怎么就糊手上了呢,不行,再试一次。

刚想去拿面团,奶奶大叫:“哎哟喂,我的小祖宗,你别再弄了,别再糟蹋我的面团了。”奶奶一脸心疼地从我手上夺过面团,喝令我不准再碰她的面团。

可我的犟脾气上来了,趁奶奶去外面看爷爷烧的炉子里的馒头的时候,我拽过一个面团。妈妈在一旁想阻止,但我不让,我怕面团又糊在手上就在手上搓上一些面粉,再拿起面团揉一揉,然后揉成巴掌大的面饼,为了让面饼不粘手,我又在手上搓了些面粉,在面饼上放上一些馅,再抓住面饼的边,包起来,最后搓圆,一个光滑的馒头就完成了。

奶奶回来,看见我手上有残留的面粉,气不打一处来,“让你不要弄了,你怎么就是不听呢?”听了奶奶的指责,我无奈地说:“我自己做了一个馒头。”奶奶见了气也消了不少。我将馒头送去外面的炉子里,炉膛里的柴烧得噼里啪啦的响。

一家人奏响了让我难忘的音乐,让我永远铭记在心。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本文链接:https://www.motianyi.cn/yilunwen/10516.html

分享:

支付宝

微信